2018年3月 xpj2778.com > 企业内刊

陈思诚算把聪明用对地方了

作者:毒舌电影

在尊重观众的前提下,他能在一部商业片里耍各种小聪明;还愿意在系列作品里,继续埋下小聪明,这恰恰是需要勇气和持之以恒的,大聪明。

《唐人街探案2》贴着风水+推理+喜剧三个标签,前两个类型标签,并没全面展开。但身为喜剧,它已经值回票价。这里,Sir想罗列一下:这次陈思诚的耍小聪明大全集

阵容设置 鸡贼

《唐探2》在演员阵容上,明显迎合了更多人群。

有迎合大众的:唐山话肖央加入,喜剧触角更多元。还有刘昊然,不

再像第一部束手束脚,这次也跟着王宝强,放开了折腾。

也有迎合文艺青年的:妻夫木聪、迈克尔·皮特(Michael Pitt)集体亮相,虽然各有各尴尬,但也不算唐突。

更有老妇杀手等多个经典侦探变种植入,想博推理迷会心一笑。

一提王宝强,Sir知道你最担心啥——怕这部怪咖片携手宝强哥,带着一股土味,走出国门丢脸。放心,这次没水土不服,即使有也被陈思诚转化了。

中美元素混搭 鸡贼

比如时代广场改天换地,成了中国上世纪90年代百货大楼;比如哈雷党居然是一群反差萌。

在揣摩观众口味的同时,电影始终带着一股混不吝的勇气:在怀旧金曲《粉红色的回忆》的催化下,啥国际高级货,都被玩出了一种地气。在特朗普大楼下裸奔;在时代广场跑马,边跑边喊:这就是大片啊!荒诞吗?但荒得可以。

荒诞这东西,主要看在不在观众接受范围内,看导演能不能构建一个让荒诞自圆其说的氛围,语境、节奏、视听语言,缺一不可。玩溜了,就能刚好踩住荒诞与荒唐的分界线。

比如里面最热闹的一场戏——三个男主从警局越狱,赶去营救女警官。身后警察、混混各种追逐,一路上尽是高人相助。在监狱,各国侦探各显其能:催眠、特异功能、中国功夫八仙过海;接着南拳宗师从天而降,旗下弟子整齐划一插眼、锁喉、掏裆;最后哈雷壮汉闪亮登场,将三人安全送到了案发地点(这其中还包括一场追车和时代广场跑马)。这一段体现了导演精准的节奏掌控,贡献的笑点高效而紧凑。

把玩荒诞感的小聪明,让陈思诚舒服地走完了这根钢丝,硬是没摔。

推理也有小鸡贼

相比第一部小而工整的逻辑,第二部格局更大,是一场连环杀人案。

第一部的主角秦风,之前只是推理小说发烧友,断案思维,总爱沿用书本情节——埃勒里·奎因《暹罗连体人之谜》;杰克·福翠尔《遗失的镭》;歌野晶午《求道者密室》。到了第二部,人家不再掉书袋,或者说掉也掉出了小聪明:犯罪侧写、曼哈顿法则、洛卡尔物质交换定律、麦当劳三要素(不是巨无霸那个,别光想着吃)。

为了表现这些高深却书面的侦缉手段,特效猛砸钱,变平面为3D。

为什么说小聪明?因为外表的酷炫,实则是一种掩饰。与前作相比,这次推理显单薄了。前作中,唐仁是嫌疑人,破案与人物自救互相促进。失去天时地利、难度升级的续作,情节驱动力明显下降,有一种为了破案而破案的尴尬。不得不成了我偏要

还有个问题是反派。一前一后两位凶手,《唐探1》在心理上画龙点睛地描上反差。变态凶手最终怀着温情,纯良少女反而露出狰狞。最简单,也最有效。对犯罪心理的立体展现,才是一部侦探作品震撼人心的关键。

比较下来《唐探2》的推理,反成了喜剧的点缀。最终反转,反派故作深奥引经据典,留下了一个貌似宏大的命题,却不像前作那般小而美(这也让某位关键人物最后转身离开的身影失去分量,涉及剧透不再多说)。

陈氏宇宙也鸡贼

Sir对陈氏宇宙有小期待。第一部蜻蜓点水的风水符号,第二部承接为主角。

唐人街、神探这两个词,其实就是拆解宇宙的第一把钥匙——比如,在确定案发现场时,电影双线剪辑。一边是警方实验室埋头化验,用的是洛卡尔物质交换定律。另一边,是唐仁掐算天干地支生辰八字,与秦风的推理大脑相互作用,预测下一案发地点(这里其实存在一个中美时差BUG)。西方推理和中国玄学,就在分秒必争的情节中,生动、灵活地组合了,甚至让观众产生了一种技高一筹还是老祖宗的错觉。

外表是一对侦探组合,其实是两个类型标签。一个本土侦探IP,就这么新鲜出炉。

陈思诚说过,《唐探2》会向更大的世界格局伸出触角。这可不仅是结尾处留个新案件伏笔那么简单。这一集多出的所谓侦探排行榜,已经为未来新登场人物留下位置。三位主角,分别对应朝代秦、唐、宋,感觉即使是中国侦探,也还有几个朝代姓可以陆续出场(金、魏、元……)。同时,秦风与得力助手黑客少女的暧昧关系,确保她必将再次出席;潘粤明借尸还魂潘粤暗;张子枫的黑暗少女思诺还会回归……第三部的故事结构,已经大致完稿。

使用王宝强上有小聪明

王宝强之前的表演,外放为两种特质。一种,小人物式的沉默,比如《盲井》中的元凤鸣、《Hello!树先生》中的树、《天注定》中的悍匪。

另一种,屌丝式的咆哮。这独门风格从《泰囧》开始,到《大闹天竺》变得登峰造极,简直肆无忌惮得让人没眼看。

这是王宝强性格的一体两面,陈思诚应该懂他。

不管人物有什么缺点,其实都可以是一种特点。你为什么记得《天下无贼》的王宝强?因为他有韧劲,有人物底色。你为什么记得《树先生》的王宝强?还是因为他有执念,有底色。为什么王宝强的喜剧都像胡闹?因为浅薄,因为没底色。

王宝强实在,他不知道怎么表达痛苦,只知道用尬笑掩盖痛苦。但《唐探》里,王宝强是有底色的。

第一部,悲剧底色,被绿了。到了《唐探2》,放下了担子的他,有了荒诞属性。与刘昊然、肖央的精、傻、憨组合中,包袱甩得更自然。甚至,连王宝强自创这套很尬的咆哮表演法,居然也和人物契合度颇高。

这一次,他其实不在演王宝强。而在演一个虚拟人,活在并不真实的唐人街这个虚拟情境里,虚拟的爱情是笑点,虚拟的追求名利想也是笑点。反而尬出了一种味道。

早有人说陈思诚鸡贼、小聪明。可在尊重观众的前提下,他能在一部商业片里耍各种小聪明;还愿意在系列作品里,继续埋下小聪明,这恰恰是需要勇气和持之以恒的,大聪明。

现在看陈思诚,谁也不会把他当新人导演看。但《唐探2》已经显现,他还能如新人导演一样,持续制造惊喜。期待《唐探3》,更期待这个会继续打开的国产侦探小宇宙

返回顶部